配资网
配资案例


配资网


配资案例
您当前位置:配资网 > 配资案例 > 场外配资的前世今生之远远被低估的场外配资

场外配资的前世今生之远远被低估的场外配资

发布时间:2018-07-20 00:12    作者:配资网

小编最近会整理一下从2015年来,整个配资市场的一些情况,说一说场外配资的前世今生,分别转载几个文章,大家连在一块看,基本整个市场的逻辑就形成了,远远被低估的场外配资和危机历程!本篇场外配资的前世今生之远远被低估的场外配资!

不足一个月内,沪指最高达1800点、对应35%跌幅的巨震,再度开创了A股的历史。时间短、跌幅大、几乎无反弹,是这次暴跌的三大特点,而一个重要的共识是,巨震源于杠杆资金的连环爆仓,其冲击波甚至让监管部门早期动用的常规救市政策全部失效。巨震暴露了什么?巨震真的结束了吗?

“从前的时光很慢,车、马、信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一千点够跌一年”,改编自大师诗作的股市小段子,道出了杠杆牛市这一新事物对市场每一个参与者的挑战。

最近一个月,A股刚刚经历了崩溃式的下跌,而配资业务被认为是本次大跌的助推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到,在大跌开启之前,仅以恒生HOMS、铭创软件和同花顺(300033)三大交易系统为渠道的实际配资规模或已超出了此前监管层所披露的5000亿元的规模。

此外,记者调查还发现,虽然监管层对于配资业务早已有所警惕,但在配资业务的高额无风险利润的驱动下,无论是软件商、配资公司,抑或是证券公司,都在通过种种方法掩盖其真实的业务规模,并规避着监管层对场外配资行为的摸底与清查。

规模或不止5000亿

A股场外配资的真实规模究竟有多少?中国证券业协会(下称中证协)所给出的数据是大约5000亿。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通过恒生HOMS、铭创软件以及同花顺为渠道的配资规模总额接近5000亿元,而在市场占比上,三家配资系统服务商也并不对称,其中HOMS占比最高达4400亿元,而铭创和同花顺分别为360亿元和60亿元。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通过前述三类系统开展的实际配资业务规模或远不止此。

仅以铭创软件为例,记者获得的一份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三季度,铭创旗下的配资业务规模就有200亿,而到去年底时,其规模就已超过370亿元,而一个月交易量就接近1000亿元;而在业内人士看来,经过长达半年之久的牛市后,铭创的实际配资规模应远不止监管层披露的360亿元。

记者曾试图就前述数据向铭创软件进行求证,但截至截稿前,尚未收到该公司的有关回复。

“记得当时(2014年底)铭创有一份推介材料,上面显示他们的规模已经有快400亿了。”一位和铭创软件有过接触的配资公司人士也表示,“后来是多少规模就不太清楚了,但今年上半年的牛市里,他们的规模恐怕只会增、不会减。”

而据一位早期参与配资系统设计人士透露,作为光大证券(601788)的原系统供应商,铭创软件曾一度因2013年的“乌龙指”事件受到影响。

“铭创之前就是光大乌龙指的软件商,当时受到了影响,所以他扩展其他业务的需求就更强。”前述系统设计人士坦言。

而在其看来,无论是HOMS,抑或是铭创,均有可能存在未被纳入监管层统计的配资规模。

“两个软件都有二级分仓系统,理论上可能都有规模被掩盖”,前述配资系统设计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区别是,HOMS规模最大,太早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所以比较显眼,而铭创相对隐蔽一些,而且定制化的程度高,所以就更隐蔽。”

那么,监管层官方所公布的5000亿规模又从何而来呢?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证券业协会所公布的配资数据,或与监管层对部分配资软件公司的调研、检查口径有关。

“就在A股大跌前不久,会里曾派一名巡视员到铭创检查,后来就有了协会公布的数据,这个数据很可能是铭创报给会里的。”一位接近铭创软件人士透露,“另外有些配资是通过私募基金等形式开展,没有被纳入统计。”

不过,由于中证协并未在其此前公告中披露其调研了解的具体方式和统计口径,其“近5000亿”规模的数据由来亦无从得知。

核查与反核查

需要强调的是,监管层并非对场外配资毫无作为。

早在5月24日,中证协曾联合证券公司启动对与软件系统有关的配资业务进行核查、清理;而截至6月29日,仅HOMS系统下的子账户已从高峰时的37万户下降至19万户。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到,在配资公司、软件商及部分证券公司营业部的合谋之下,部分场外配资业务得以掩盖。

“在这个业务中,配资公司赚利息、系统赚使用费、营业部赚佣金,三者有共同的利益诉求,共谋成本很低。”上海一家开展配资业务的私募基金合伙人王烨(化名)表示,“只要三者同时配合,可以做到不被查出。”

不过,HOMS与铭创两家系统商在隐瞒配资业务规模的配合程度上也并不相同。

“一方面HOMS做的是平台,市场略大,所以他们比较配合监管部门的检查,而且他们的主要收费还是在软件费用上;铭创就不一样了,他们主要靠提成收入,所以会在隐瞒规模上更积极。”前述接近铭创软件人士认为,“带来两者区别的原因一是前者体量大,二是盈利模式不同。”

而在前述系统设计人士看来,核查HOMS、铭创等系统背后账户是否存在场外配资行为的方法之一,是通过其下单指令的IP地址分布来确认。

“一个比较基本的方式是查IP”,前述系统设计人士称,“如果一个投资公司的几个基金经理分仓交易,他们的IP应该在一起,如果发现同一账户好几个分仓的指令的IP分布在各个地区,那么基本可以确认是在做配资。”

针对该类核查方法,部分配资公司已设计出应对策略,即采取客户网页下单规避以核查者对IP异常的发现。

“许多配资公司想到的一个方法是让配资客户通过网页来成交,然后把交易指令统一报给公司,再由公司统一在HOMS系统上下单,这样券商那边显示的IP只能是公司的地址。”北京一家配资公司客户经理指出。“但这样也有个问题,就是交易效率可能会受到影响。”

不过,在今年5月底后开展配资业务检查中,据部分配资公司反映,HOMS系统曾对该类下单方式进行封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了解到,由于HOMS系统对监管层的配资检查政策较为配合,配资公司将系统更换成铭创或正成为一种趋势。

“HOMS要求不能在网页下单了,必须让客户下载客户端,但因为我们采取的是私募基金备案模式,所以业务并没有受到影响”,虽然如此,王烨明确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HOMS处于风口浪尖上,管得比较严,我们打算换成铭创”。

券商的利益共谋

除此之外,亦有部分券商在配资业务自查过程中,采取一边关闭HOMS接口,同时又对铭创等其他配资系统持“暧昧”态度的现象。

记者调查了解到,一家总部位于山东、新三板挂牌业务业内排名靠前的证券公司或许就存在这一问题,在中证协通知检查配资业务之初,该券商曾高调下发通知,称对其营业部可能存在的场外配资问题进行自查。

据业内人士透露,该券商的主要核查清理对象是HOMS系统,但事实上,在该券商的原有的配资系统协议占比中,铭创软件占了更大份额。

“因为系统公司并不是和总部签协议,而是和营业部签,所以可能一个营业部会同时存在HOMS和铭创,多数券商是HOMS占的多,但在这家券商中,铭创的使用率占大头。”前述接近铭创软件人士透露,“但后来这家券商对HOMS进行严查,但对铭创的态度就相对暧昧,当然这也和后来HOMS本身也比较严,操作空间变小有关。”

不过,在该券商此前的自查通知中,铭创软件也确曾被提及。

“提供数据接口服务包括但不限于:与恒生签订协议接入HOMS系统、为第三方软件(如铭创、金证)提供接口实现场外配资、以其他方式接入(如接入线路等)进行场外配资的。”前述券商的自查通知指出。

蹊跷的是,记者调查了解到,在铭创软件筹备挂牌新三板的事宜中,这家总部位于山东的券商还有望担任其主办券商;不过截至记者截稿前,铭创软件官网显示其尚未完成股改更名,而这一潜在的合作关系是否同该券商对配资业务的“不对称”自查有关,目前尚不得而知。

记者试图就这一情况向该券商和铭创软件求证并了解其业务详情,但截至截稿前,尚未能与相关方取得联系。

“券商在利益驱使下,配合掩盖配资行为或数据并不奇怪。”王烨指出,“因为配资业务可以让佣金几倍的增长,而且这类资金收益偏短期,成交活跃,对于券商来说是非常好的一块蛋糕,你如果不掩盖,很可能你的竞争对手就会配合掩盖并把这块蛋糕抢走。”

经历最高达1800点,幅度超过35%的连续下跌后,7月9日开始A股迎来强力反弹。

而伴随着市场的企稳,作为本轮股灾“导火索”的场外配资业务需求,又有复燃迹象,西南一家信托公司信托经理9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近期有多家配资公司和客户向其询问“开伞”事宜。

救市紧急状态结束后,监管部门又要重新面临配资业务的监管难挑战。不足一个月内,沪指最高达1800点、对应35%跌幅的巨震,再度开创了A股的历史。时间短、跌幅大、几乎无反弹,是这次暴跌的三大特点,而一个重要的共识是,巨震源于杠杆资金的连环爆仓,其冲击波甚至让监管部门早期动用的常规救市政策全部失效。巨震暴露了什么?巨震真的结束了吗?

“从前的时光很慢,车、马、信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一千点够跌一年”,改编自大师诗作的股市小段子,道出了杠杆牛市这一新事物对市场每一个参与者的挑战。

最近一个月,A股刚刚经历了崩溃式的下跌,而配资业务被认为是本次大跌的助推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到,在大跌开启之前,仅以恒生HOMS、铭创软件和同花顺(300033)三大交易系统为渠道的实际配资规模或已超出了此前监管层所披露的5000亿元的规模。

此外,记者调查还发现,虽然监管层对于配资业务早已有所警惕,但在配资业务的高额无风险利润的驱动下,无论是软件商、配资公司,抑或是证券公司,都在通过种种方法掩盖其真实的业务规模,并规避着监管层对场外配资行为的摸底与清查。

规模或不止5000亿

A股场外配资的真实规模究竟有多少?中国证券业协会(下称中证协)所给出的数据是大约5000亿。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通过恒生HOMS、铭创软件以及同花顺为渠道的配资规模总额接近5000亿元,而在市场占比上,三家配资系统服务商也并不对称,其中HOMS占比最高达4400亿元,而铭创和同花顺分别为360亿元和60亿元。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通过前述三类系统开展的实际配资业务规模或远不止此。

仅以铭创软件为例,记者获得的一份数据显示,截至去年三季度,铭创旗下的配资业务规模就有200亿,而到去年底时,其规模就已超过370亿元,而一个月交易量就接近1000亿元;而在业内人士看来,经过长达半年之久的牛市后,铭创的实际配资规模应远不止监管层披露的360亿元。

记者曾试图就前述数据向铭创软件进行求证,但截至截稿前,尚未收到该公司的有关回复。

“记得当时(2014年底)铭创有一份推介材料,上面显示他们的规模已经有快400亿了。”一位和铭创软件有过接触的配资公司人士也表示,“后来是多少规模就不太清楚了,但今年上半年的牛市里,他们的规模恐怕只会增、不会减。”

而据一位早期参与配资系统设计人士透露,作为光大证券(601788)的原系统供应商,铭创软件曾一度因2013年的“乌龙指”事件受到影响。

“铭创之前就是光大乌龙指的软件商,当时受到了影响,所以他扩展其他业务的需求就更强。”前述系统设计人士坦言。

而在其看来,无论是HOMS,抑或是铭创,均有可能存在未被纳入监管层统计的配资规模。

“两个软件都有二级分仓系统,理论上可能都有规模被掩盖”,前述配资系统设计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区别是,HOMS规模最大,太早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所以比较显眼,而铭创相对隐蔽一些,而且定制化的程度高,所以就更隐蔽。”

那么,监管层官方所公布的5000亿规模又从何而来呢?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证券业协会所公布的配资数据,或与监管层对部分配资软件公司的调研、检查口径有关。

“就在A股大跌前不久,会里曾派一名巡视员到铭创检查,后来就有了协会公布的数据,这个数据很可能是铭创报给会里的。”一位接近铭创软件人士透露,“另外有些配资是通过私募基金等形式开展,没有被纳入统计。”

不过,由于中证协并未在其此前公告中披露其调研了解的具体方式和统计口径,其“近5000亿”规模的数据由来亦无从得知。

核查与反核查

需要强调的是,监管层并非对场外配资毫无作为。

早在5月24日,中证协曾联合证券公司启动对与软件系统有关的配资业务进行核查、清理;而截至6月29日,仅HOMS系统下的子账户已从高峰时的37万户下降至19万户。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到,在配资公司、软件商及部分证券公司营业部的合谋之下,部分场外配资业务得以掩盖。

“在这个业务中,配资公司赚利息、系统赚使用费、营业部赚佣金,三者有共同的利益诉求,共谋成本很低。”上海一家开展配资业务的私募基金合伙人王烨(化名)表示,“只要三者同时配合,可以做到不被查出。”

不过,HOMS与铭创两家系统商在隐瞒配资业务规模的配合程度上也并不相同。

“一方面HOMS做的是平台,市场略大,所以他们比较配合监管部门的检查,而且他们的主要收费还是在软件费用上;铭创就不一样了,他们主要靠提成收入,所以会在隐瞒规模上更积极。”前述接近铭创软件人士认为,“带来两者区别的原因一是前者体量大,二是盈利模式不同。”

而在前述系统设计人士看来,核查HOMS、铭创等系统背后账户是否存在场外配资行为的方法之一,是通过其下单指令的IP地址分布来确认。

“一个比较基本的方式是查IP”,前述系统设计人士称,“如果一个投资公司的几个基金经理分仓交易,他们的IP应该在一起,如果发现同一账户好几个分仓的指令的IP分布在各个地区,那么基本可以确认是在做配资。”

针对该类核查方法,部分配资公司已设计出应对策略,即采取客户网页下单规避以核查者对IP异常的发现。

“许多配资公司想到的一个方法是让配资客户通过网页来成交,然后把交易指令统一报给公司,再由公司统一在HOMS系统上下单,这样券商那边显示的IP只能是公司的地址。”北京一家配资公司客户经理指出。“但这样也有个问题,就是交易效率可能会受到影响。”

不过,在今年5月底后开展配资业务检查中,据部分配资公司反映,HOMS系统曾对该类下单方式进行封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了解到,由于HOMS系统对监管层的配资检查政策较为配合,配资公司将系统更换成铭创或正成为一种趋势。

“HOMS要求不能在网页下单了,必须让客户下载客户端,但因为我们采取的是私募基金备案模式,所以业务并没有受到影响”,虽然如此,王烨明确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HOMS处于风口浪尖上,管得比较严,我们打算换成铭创”。

券商的利益共谋

除此之外,亦有部分券商在配资业务自查过程中,采取一边关闭HOMS接口,同时又对铭创等其他配资系统持“暧昧”态度的现象。

记者调查了解到,一家总部位于山东、新三板挂牌业务业内排名靠前的证券公司或许就存在这一问题,在中证协通知检查配资业务之初,该券商曾高调下发通知,称对其营业部可能存在的场外配资问题进行自查。

据业内人士透露,该券商的主要核查清理对象是HOMS系统,但事实上,在该券商的原有的配资系统协议占比中,铭创软件占了更大份额。

“因为系统公司并不是和总部签协议,而是和营业部签,所以可能一个营业部会同时存在HOMS和铭创,多数券商是HOMS占的多,但在这家券商中,铭创的使用率占大头。”前述接近铭创软件人士透露,“但后来这家券商对HOMS进行严查,但对铭创的态度就相对暧昧,当然这也和后来HOMS本身也比较严,操作空间变小有关。”

不过,在该券商此前的自查通知中,铭创软件也确曾被提及。

“提供数据接口服务包括但不限于:与恒生签订协议接入HOMS系统、为第三方软件(如铭创、金证)提供接口实现场外配资、以其他方式接入(如接入线路等)进行场外配资的。”前述券商的自查通知指出。

蹊跷的是,记者调查了解到,在铭创软件筹备挂牌新三板的事宜中,这家总部位于山东的券商还有望担任其主办券商;不过截至记者截稿前,铭创软件官网显示其尚未完成股改更名,而这一潜在的合作关系是否同该券商对配资业务的“不对称”自查有关,目前尚不得而知。

记者试图就这一情况向该券商和铭创软件求证并了解其业务详情,但截至截稿前,尚未能与相关方取得联系。

“券商在利益驱使下,配合掩盖配资行为或数据并不奇怪。”王烨指出,“因为配资业务可以让佣金几倍的增长,而且这类资金收益偏短期,成交活跃,对于券商来说是非常好的一块蛋糕,你如果不掩盖,很可能你的竞争对手就会配合掩盖并把这块蛋糕抢走。”

经历最高达1800点,幅度超过35%的连续下跌后,7月9日开始A股迎来强力反弹。

而伴随着市场的企稳,作为本轮股灾“导火索”的场外配资业务需求,又有复燃迹象,西南一家信托公司信托经理9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近期有多家配资公司和客户向其询问“开伞”事宜。

救市紧急状态结束后,监管部门又要重新面临配资业务的监管难挑战。

 

上一篇:交易配资的优点


下一篇:配资的善与恶

 


 

合作:股票配资 配资门户  配资 配资开户 杠杆炒股 借钱炒股 期货配资开户 配资网手机版 
站长QQ:927525287 版权所有: @ 配资网
网站地图